www.cnliuk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09007419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乐安县流坑管理局 版权所有

地址:乐安县流坑景区 | 电话:0794-6672588 | 传真:0794-6672588

E-mail:la-lkglj@163.com

可信组件
>
>
>
穷儒赴宴受冷落 衣锦还乡羞岳父

流坑文化

最新动态

大手笔掀起大建设
流坑景区房屋征收评估机构摇号中标公告
流坑管理局赴湖坪整编旧址参观
流坑景区现场推进会召开
流坑旅游项目建设进入“加速度”
市委副书记、市长张鸿星深入流坑调研指导古村旅游开发
流坑管理局开展“听党话,感党恩,跟党走”感恩奋主题教育活动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赴流坑调研
流坑管理局开展环境综合整治
流坑管理局开展危房安全排查工作

穷儒赴宴受冷落 衣锦还乡羞岳父

浏览量

穷儒赴宴受冷落 衣锦还乡羞岳父

 

北宋仁宗皇佑年间,流坑村中有一个好学上进、年逾二十的英俊青年,叫董敦逸。因出于名门之族,祖上是书香门第,娶得永丰县坝口村富翁曾博古第三女。然而,敦逸因父亲师中早逝,不久家境就日益贫穷起来。结婚几年后,敦逸几乎到了家无越冬之粮、身无御寒之衣的地步,是当时村中有名的穷书生。正当日子愈显窘困之时,岳父大人又大办六十寿辰,夫妻俩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硬着头皮向邻居借钱购贺礼,穿着粗布旧衣一起前去向岳父大人拜寿。
 
来到岳父门前,岳父正在眉开眼笑地迎接一个个高朋贵戚,敦逸夫妇毕恭毕敬地上前行礼,齐声“恭贺父亲大人康健吉祥”。曾翁一下子板起脸,不声不语地向他们扫了一眼,便转身径直向屋内走去。夫妻俩顿时心里一颤,不便动声色,随之进入屋内。岳父一家大小,看着他们进来,视若不见,个个不理不睬,敦逸妻子随即将贺礼放至桌上。
 
到了开席时间,敦逸被管席安排到远离宅第的马房与仆人同饮。敦逸心中虽愤愤不平,食不知味,但也不便表露情绪。这时,锣鼓声阵阵响起,在另一处的妻子应声前往观看,只见堂前庭院中梨园子弟正在献技表演,堂上张灯结彩、寿匾贺联琳琅满目,官家公子的大姐夫和二姐夫都坐在高堂,陪客畅饮、看戏,而未见敦逸。于是,妻子遍寻席间,未见到敦逸便随即问道:“我家男人到哪里去了?”正问间,有人说马间也设有几席。妻子疑虑地往前一看,敦逸果真坐在差夫佣人之中,顿时,愤气上冲,再也忍受不了如此冷落,便将席上的酒菜一掀而光,拖着敦逸愤然离去。由此,引起一阵喧哗,不少人离席观看,秩序大乱,曾翁看着不知所措。
 
回到家中,敦逸心中常有一股愤然之气,立誓要为自己争气,为家族争光,于是发奋读书,常忘乎寒暑昼夜。妻子便主动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日夜操劳。几年功夫过去,学业大进。然而,眼看科考一天天接近,敦逸不免忧心忡忡。有一夜,敦逸在睡梦中,见一老道士向他进言:“葛藤缠腰,河边煮粥;田螺开眼,子孙得福。”敦逸悟出其意后,便去祖父(董淇)所葬地的田螺形割藤松土,使“田螺开眼”,以祈求祖宗神灵的照应,寄托自己的心思。
 
临考前,妻子为凑足他赴考的费用,连唯一的一件饰品簪耳也拿出来当银两。敦逸看着贤妻憔悴而充满期盼的神情,感激不已,打点行装,起程赴考。妻子默默地为他祈福,守着清苦的家,一天一天地等候着他的佳音。
 
话说敦逸赶考,取水路至乌江乘竹筏而行。一路风餐露宿,好几天才到达洪城(今南昌)。此次应试,敦逸中举,事如其愿,心志大振。次年进汴京(今河南开封)会试、殿试又金榜题名中进士。多少岁月的祈盼终于实现了,敦逸苦涩的心此时激荡着幸福的浪花,兴奋得几夜难以入眠,而他并没有修书告诉家中。
 
敦逸官拜监察御史,不久将奉旨出巡江南。敦逸准备顺便回家省亲祭祖,恰好岳父(曾翁)古稀之庆即在近期,按理也要前去庆贺一番。回想十年前在岳父家受冷落的情景,敦逸不禁感慨万千,心想,此次前去,定要给他一点刺激,以劝导世人莫嫌贫爱富,勿怀势利之心。于是,在岳父寿庆之日,他吩咐随从和护卫人员将官船秘密停泊于岳父所住的永丰坝口村附近的港湾中,自己则内穿官服而外罩昔日粗布旧衣独自前往岳父家。
 
岳父七十寿辰,庆典盛过当年。亲戚、朋友以及绅士、大小官员都前来祝贺。为增加寿诞的喜庆气氛,曾家特意搭建戏台,请梨园子弟助兴。岳父嬉笑眉开,迎来送往,看见敦逸走来,还是往昔模样,没等敦逸开口便道:“不是说你竭力举业,我想必会高中,怎么还是这般穷酸模样,这十年你做了些什么?”敦逸回答:“小婿实在惭愧,聊得戏技几招,别无他技。”岳父斜瞪着眼轻蔑地说:“那好,你就上台演戏吧,让亲友们都瞧瞧你这穷酸样。”敦逸接着说:“必须三‘炮’齐响,我才上台。”岳父依允。早就前来祝寿的妻子,一旁看着,肺都快气炸了。敦逸看着妻子的情形,便急忙跑过去,碰了一下妻子,翻开罩衣,露出官服一角,妻子看了喜出望外。不一会儿,三声“炮”响,好戏开始了……
 
护卫人员听到“炮”响,急速登岸前来,等敦逸一上台,门前即响起阵阵锣声和吆喝声,护卫们举着“肃静”、“回避”牌拥着一台彩色官轿直至门前。这是敦逸脱去罩服,现出官袍,一个侍卫前来施礼说:“请御史大人上轿。”众人看着,个个惊呆了,台下各位地方官吏,个个吓得面面相觑,一齐跪下连声叩求御史大人宽恕不知之罪。岳父被惊出一身冷汗,面带愧色连忙上前施礼,说:“贤婿休怪,请上堂一饮,以表祝贺。”敦逸说:“谢谢岳父大人的好意,因日期所限,我得偕妻急速回家,这次恕不恭陪,等你八十大寿时我再照应。”便同妻一起上轿启程,鸣锣开道,一队人浩浩荡荡直奔流坑而去。
 
曾翁站在门前,呆呆地望着,众目之下十分尴尬。想到以往对敦逸的不是之处,曾翁心里总是沉甸甸的。人们私下议论纷纷,大跌了嫌贫爱富的曾老爷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