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nliuk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09007419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乐安县流坑管理局 版权所有

地址:乐安县流坑景区 | 电话:0794-6672588 | 传真:0794-6672588

E-mail:la-lkglj@163.com

可信组件
>
>
>
流坑每年2000多万元修缮古建筑建安置房让村民获益

新闻资讯

最新动态

大手笔掀起大建设
流坑景区房屋征收评估机构摇号中标公告
流坑管理局赴湖坪整编旧址参观
流坑景区现场推进会召开
流坑旅游项目建设进入“加速度”
市委副书记、市长张鸿星深入流坑调研指导古村旅游开发
流坑管理局开展“听党话,感党恩,跟党走”感恩奋主题教育活动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赴流坑调研
流坑管理局开展环境综合整治
流坑管理局开展危房安全排查工作

流坑每年2000多万元修缮古建筑建安置房让村民获益

浏览量
  1月17日中午,乐安县牛田镇流坑村的“状元山庄”分外热闹。老板董桂华一边招呼客人,一边乐呵呵地说,“这几年古村的保护力度在加大,游客也多了,不少在外打工的村民纷纷回家创业。”
 
  清澈的乌江河、古朴的明清建筑群、幽静的鹅卵石巷道……这个被称作“浓缩华夏耕读文明最后孤本”的千年古村,如何在城镇化进程中实现保护与开发的完美结合?如何让城里人和打工的游子纷至沓来寻找乡愁?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一番探访。
 
  一个传统村落的原生态
 
  流坑地处盆地,四周青山环抱,三面江水绕流,从村口大古樟步入村落,宛若步入桃花源般的田园意境。
 
  随行的乐安县流坑管理局书记余剑告诉记者,古村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明清古建筑及遗址260余处,被称为“千古第一村”。其布局由明代董燧规划,南北是一条主干宽街,东西有7条窄巷,形成“横七竖一”的棋盘格局。
 
  古村民居是典型的赣式建筑——青砖黛瓦,在明、清两栋建筑之间的小巷中穿行时,有一种穿越时光的错觉。
 
  时至今日,流坑村中还有叮叮当当的铁匠铺、气味浓重的皮匠铺,各家都有织布机,鸡鸭牛羊更是齐备。村中有一条小巷,名叫“朝朝街”,到了赶集的日子,它就成了村中的商业街,鸡蛋、粮食、器皿、布匹都摆在巷子里交易。
 
  修缮古建筑保护好古村
 
  在城镇化、工业化进程中,流坑的原生态为何保持得这么好?
 
  “首先是对重点濒危古建筑进行维修保护。”余剑告诉记者,2012年开始,该县向国家文物局申请了“流坑古村保护专项基金”,对存仁堂、状元楼、怀德堂、藏恕堂、大宾第建筑组群进行了维修,并开展白蚁清剿灭治;2013年和2014年,又分别争取国家文物局专项资金2000多万元,对董其校宅、宝贻公祠、拱奎门等39处国保单位古建维进行维修。一幢幢危旧的古建筑修葺一新。
 
  为了从维修古建筑向保护古村落过渡,近年来,乐安县还特别请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编制了《江西乐安流坑古村保护规划》,先后出台了《乐安县流坑村文物保护管理条例》和《流坑古村管理保护办法》,明确规定,任何人不得私自买卖、损毁和拆除古建筑,并提出一系列措施保留住和保护好古建筑和古村落。
 
  从迁出老家到住进新村
 
  一方面加大古村保护,一方面加快新村建设。
 
  余剑告诉记者,流坑村村民住在核心区的只有200多户,大部分住在附近的两个新村,还有400多户居民通过租房居住。为了解决流坑古村人口膨胀、无地建房、违章建房等问题,该县在外围统一规划600多亩土地建设流坑新村,分期分批将400余户1000多村民从古村内迁往新村居住。
 
  “每套房子占地面积117平方米,一共3层,预计今年底第一批就可以搬迁入住。”据介绍,这些房子优先提供给无房居住的村民。
 
  “在古村核心区,如果有违规建房且自愿拆除的,我们也可以在后期安排住房。”
 
  从外出打工到留乡创业
 
  流坑村的保护模式,不仅留住了原生态,也为村民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去年,流坑村全年游客量超过5万人,创历史新高。
 
  35岁的董金祥常年在宁波打工,去年“五一”偶然回了趟流坑,便决定不再出去了。当年10月,他投资的古玩工艺品店在村头开张,“每个月的纯收入上万元,比在外面打工强多了!”
 
  在村里经营“状元山庄”的董贵华更是受益者,从上世纪90年代末流坑村对外揭开面纱时起,他就看到了家乡的潜力,在村里开起了农家乐。2012年,董贵华在村外盖起了一栋5层高的“状元山庄”,投资200多万元经营餐饮和住宿,成为当地最大的一家宾馆,去年最多的一次接待了600人。“等古村旅游搞起来了,我还要扩大规模,再装修一层!”
 
  记者手记:记住乡愁让古村活起来
 
  看多了旅游开发把一些古镇古村涂脂抹粉得像个倚门搔首的艳妇,流坑就愈发地显现出本真的个性。它是活着的古村,在这里能听到诸多民俗文化的喘息,在这里,保护和开发得到了和谐统一。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就是要让古村落“活”起来,有人气,而不是成为一个“空壳”和仅供参观的古建筑。从这个意义上说,让历史遗存与当代生活共融,让村落景观与人文内涵共生,让农民在保护中享受发展的利益,我们才能赋予古村落以新的生机与活力。期待流坑这样的古村保护样本,更多地出现在我们身边。